奇迹发声

一只小可爱猫

不想吃药,储蓄悲伤,在某一个时段到达巅峰,化成力量去做一些冲动的事情,要不然我平时过得太过懦弱,太胆怯了。


你见过深夜的草原吗

那里也有蝉虫不依不饶的嘶叫吗

剩下的醇厚的羊汤有小孩子偷爬起来喝吗

牛羊歇息了,会有沉稳的呼吸声吗

天上的星星数一个晚上能数得多少颗

哪颗和你长得最像啊

天儿冷吗 风大吗

风吹着草的音有节奏吗

人们能睡得熟吗

你知道太阳是从哪个山头冒出来的吗

亮吗 扎眼吗 是不是还是挺大个的

哎 还有件事没问你呢

你希望它出来吗?


我想不起来了,为什么我当时那么懦弱,我想不起来了,为什么当时那么难受还是硬撑着,我忘了全忘了那段记忆,为什么我当时不有所作为呢?我在怕什么我在怕什么?


特别想交一个病友了……

感觉真实的自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在阳光下活过

会被别人说矫情

喜欢的东西比较小众

不知道怎么和现实的朋友们讨论

第一喜欢哲学

涉猎很杂,观点也很杂,整个体系太过于庞大,我只会在我关注的问题上收集资料。

第二喜欢心理学

研究人物心理,近几年的习惯,遇到第一次见面的人会不自觉进行人物剖析。

第三喜欢写诗歌

自己对自己写的东西通常没什么自信,因为很多人看不懂就渐渐不写了,希望能遇上知音吧。能感动我的东西越来越少,写起来越来越困难了。

很希望能找到朋友进行不正式的学术探讨,我很怕表达自己,但是一个人默默喜欢真的很累,真的希望有人会对我感兴趣的东西感兴趣吧,祈祷!

希望您能私信我,谢谢。


好无聊啊,好无聊啊,好无聊啊。怎么做什么都那么无聊呢?


噬寒虫

有一种叫生物叫做噬寒虫。它也许在深夜,手机屏幕昏暗的亮光仍照在我的脸上时爬入我的身体,又或者,在清晨,我试图在天花板上找黑点的时候它钻入了我的身体。它在我身体里迅速的繁衍,千千万万个如沙粒般小的恶心虫,大口大口的吸取我的血液,尖锐的啄食着我的骨头。我冷呐,好冷。整个身体像被一层一层的拨开 ,袒露出血肉。我烤上炭火,哆嗦的抱紧自己,再压上三床十斤重的被子,我还是冷得快要凝固了。它们丝毫没有怜悯我,正奋力的向我身体的更深处爬去,它们甚至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我只是它们的宿主,它们的食物。用不了多少天,它们就会进入我的心脏,我无能为力的成了一个冰冻的人。


自从tag被封,逐渐没有眼熟的id了,我的小伙伴都去哪了呢?好久没说话了,想不到什么说的,总之过得不好,也不想删就这样吧


你不会死  ,可是你除了死你什么也干不了😁


再也找不到什么力量使我站起来,除只有我自己还在坚持我自己,没人care1我甚至什么都干不了,我好痛好痛